十一张纸符

月球表面,脑洞写手,挖坑不填,杂食万岁【。】

唉,想要那种,现pa,十五六岁的小切切还是个叛逆少年,就穿过保镖们的阻挡,扯着光总和服的袖角,大声喊着请和我交往,

2018-09-18

马克一下脑洞
狐狸精阿爸和人精光总互相坑害但是晚上依旧约炮的普通爱情故事

2018-09-18

我一定要搞血族设定大正时期哨向pa【什么混合设定】

血族哨兵切切×血猎向导光总

嘻嘻嘻。

人类为了对抗强大的血族,在漫长的演化里研究创造发展出了哨兵这一物种,以此作为分界线,
血族统治下的永夜时期过去,人类与血族对抗的时代开启,
但是哨兵太不稳定了,在暴走后甚至是个二五仔,人类们只能在哨兵狂躁后把他们丢弃,但是这样实在是太不人道了。

于是人类们继续着哨兵这个分支的研究。

终于某天,舍弃了哨兵强健的体力,却拥有了强大的精神力的向导诞生了。

向导就是哨兵的肋骨,自他们中衍生,与他们互补,连研究者都不明白的结合热简直是造物主给予的祝福。

PS:哨兵可以被血族转化,而向导却不行。...

2018-09-15

博雅在晴明庭院里吹笛子,同一首曲子再好听也听腻了,晴明就问博雅干嘛老吹这一首
博雅就说最近快到秋日宴了,要和赖光一起合奏曲子,所以一直在练,免得到时候合不上光总的拍
晴明就用扇子敲了敲自己脑袋,说,到这个时候了啊,今年赖光也上台吗
博雅:道长阁下让赖光表演一下
旁边神乐和其他式神很好奇,光总也会乐器啊,也是笛子吗
切切就在阴影处抱着刀坐着,心说我怎么不知道
晴明:是琵琶哦,弹得很好的那种
想看博雅晴明和光总合奏的场面【】嘻嘻嘻
大家都知道光总的事【并没有】,只有切切不知道,这种感觉超棒【】

然后还有那种!日光总的时候把他衣服撕了,结果发现脖颈后面蛇咬下的孔洞,和身上被鳞片摩擦和缠绕绞紧留下的淤痕

2018-09-14

【原创脑洞】

处男上老鸨,童贞日人妻
我想看那种,处男还在青涩地摸索着对方的身体,战战兢兢地只进入一点点,然后人妻已经想要得不得了,软着声音恳求着用力
“来啊,小弟弟,我教你变成大人”
或者,
“大叔,你不是一直靠着右手到现在吧,要我帮帮你吗,承惠六千哦。”

2018-09-13

【原创脑洞】

原创脑洞存档

我是脑的那种,类似政教一体,首脑还是国王,主要还是王权制,但是神明又真的存在只是很少会注视人间的那种,
然后国王想要扩张领土,就去攻打另一个国家,然后俘虏了他们的公主【其实是王子】
公主的爹妈殉国了,然后这边的国王就要羞辱公主取乐,公主宁死不屈要撞墙
被路过的神子救下来了,就把公主收在神殿里,不让国王碰她,因为神子觉得,公主才十三四岁呢
怎么能对一个弱小的女孩子这样呢
于是神子就护佑了她
然后神子就救下公主了嘛,然后拒绝国王踏入神殿,说,公主已经是神的仆人了,所以请不要再用世俗的关系来对待她了
然后公主就在神殿住下了,和神子一起学习神学【。】
但是后来过了几年,民间里那些亡国的反抗军们起来搞事...

2018-09-13

【原创脑洞】

啊,有那种主角是名为祭司实为神妓的脆皮鸭吗
白天里高洁的主持着祭祀,晚上就在神殿里被孤寂的神明给日到发骚的那种
一开始是准备作为一次性消耗用品献给邪神的神妓,但是在濒死的欢爱里为自己努力挣出一点生机,唤回了邪神的神性
于是强大的邪神徘徊在善恶的边缘,藉由自己可怜又可爱的小神妓艰难地维持着一点众人恳求的悲悯,
但是小神妓真可怜啊,总是能见到他被弄得浑身脏污的样子,青紫的痕迹从未消去,像是标记一样的盘踞在白皙的脖颈,于是灰色的神明在清醒的时间里近乎慈爱地疼惜着他,

神明掌管着永寂的沉眠与衰败,祂是那样的强大,与被众人深深地恐惧,长久以来不正常的祭祀让祂失去了神性,直到沦落为暴虐的邪神,人类恐惧祂,也羡慕...

2018-09-13

我想搞五六岁的幼驯染
想看妹妹头小晴明追着狗子钻进树丛遇见了抱着刀坐在树下扎着双鬟,贵女一样的小光总
然后光总直接举着刀架在从狗洞里爬出来的阿爸的脖子上
小阿爸(冷汗流下):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后来很狼狈地证明了自己的人类身份,
光总:唔,安倍家,没听过
阿爸:源家的姬君当然不会认识我们这种落魄的小贵族啊
光总:……我乃清河源氏的长子,源满仲之子,源赖光。
阿爸:那么我是该叫您殿下吗
光总觉得别扭,毕竟五六岁,第一次遇到一个同龄人,按照同龄人的相处方式,就普通的加上敬语就好了
让小阿爸脆生生地喊光总:源君
这种感觉超萌的
啊,好想写光总给晴明捉蜘蛛吃的画面,还教阿爸各种贵族必备技能
在阿爸还没被贺茂收为弟子的时候,光...

2018-09-11

脑子一抽,想搞晴光,
小阿爸和小光总的片段式脑洞,
是光总教阿爸贵族必备课程,本来想教茶,
但是在野外,没茶,也没棋盘,就直接教插花,
因为光总是老师,所以材料当然是阿爸来找
于是阿爸就给光总采了一堆野花,就大部分都是那种很小的,
光总就有点为难【不好配】,
但是最后还是给阿爸做出来了一个成品【小表情超骄傲的】
然后就让阿爸来学着做,
结果阿爸思考了一下,就直接把白槿鬓在了光总的发间,然后点点头,说,嗯,我觉得这样最好看哦,源君。
光总瞬间脸红到爆,人比花娇
啊啊啊,想看阿爸撩光总啊啊啊啊啊啊!

2018-09-11

晴明还记得,小时候那孩子披散着新月的长发,在那些水面下的零散的木桩上轻盈的跃动,仿佛踏波而行的神女。

源家为了训练他,便捕捉那些妖怪,使他们满是仇恨地袭击源赖光,正如这个时候,从水波中伸出狰狞的手,想要拖住这位年幼的源家天才的双脚让他沉入水中永眠。

源赖光灵巧地跳动着,赤裸的双足踏在那些鬼爪之上,如同祭舞般美丽,但他却每一个步伐,都伴随着挥刀,于是妖怪们绿色的鲜血浸染了清澈的溪水。

源氏的长老们都满意地笑着,包括这位少年天才的父亲。

那个时候,晴明就知道,源赖光不可能拥有爱这种东西了,他谁也不会爱,哪怕他自身。

临时脑洞,渣男光总的诞生【不是】

只是作为最强而被期待着的光总,从小严...

2018-09-07
1 / 9

© 十一张纸符 | Powered by LOFTER